眼睛

咨詢寫手。
人艱不拆。

Come and be my CLIENT.
DONT be bored.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6)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6

王子抵在约翰胸口上的手指在烛光下看来就像是雕塑一样苍白,彷佛不是活物似的。而事实是他确实早已没了心跳。

不一会,王子收回了手指。但他依旧用令人无处可逃的眼神把约翰钉在原地——那比他的手指更为有力。约翰因为自己无法忽视倨傲的王子,以及自身某种服从的天性而感到恼怒。当他从虚构的邪恶王子手下险死还生之后,他已经遗失了第一天带来的勇气。

“你还没回答我。”王子说。

如果约翰就是“容器”,如果王子的心就在约翰那里——

“你要把你的心双手奉上吗?”

约翰看着王子翕动的嘴唇,就像被宣判了死刑一样,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确实没想过,但是这也不能怪他。约翰不过凭着一股勇气进来,他甚至做了面对妖怪的心理准备,可是王城外的人谁会猜到事情的底蕴?约翰可以抵抗一个食人的妖怪王子,但是他不可以拒绝一个可怜的王子的请求。

然而王子看着沉默的约翰反而弯起了嘴角说:“瞧,这不是太无趣了吗?”他说着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当他经过约翰的身边时,他的衣袖拂过了约翰的脸颊,亲密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后颈一阵发麻。

王子一步步走过去,最后在那条长桌后方站住了,这次桌上没有心脏也没有传来血腥味儿,只有一些约翰不知道正确名字的金属的小东西。接着王子开始自顾自地动着手,这让约翰以为这一晚的对话已经完了,就像上次一样。

然而这时苍白的王子却说道:“——把那块羊皮递给我。”他的声音又低又快,约翰甚至不确定他是在跟谁说话。

“约翰。”王子催促道,但依然低着头。

约翰听着叹了口气,他还指望那不过是他的自言自语。他压下心里的抱怨把自己从盘膝的姿势中解放出来走向了王子。可他还得问一问,因为他压根不知道他说的羊皮是指——

“那个柜子上的,”约翰顿了一下,然后顺着王子手指指着的方向走过去,“是的。就是那个。给我。”

约翰把羊皮递到王子手上的时候,王子依旧连眼皮也没抬一下——他在专心致志地用那些细碎的东西拼凑着什么,而约翰还没看出这玩意的真身。

“这是我的心。”王子就像听到他心里的困惑一样说。

可约翰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他的眼睛,这要不是个笑话就是天方夜谭。

“将会是。”王子补充道,笑得有点得意。

“这是……我不知道……一个铁的心脏?”

王子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你可是个人。”

“啊。”王子像受不了约翰似地挑起了眉说:“昨晚有人证明了我没有心。”

“这就是你想要的?一个冰冷的心脏?”约翰问完咽了下口水。

可这次王子没有再回答他。

 

之后王子没有打发约翰先去吃饭或者睡觉,他一直在给他命令。尽管约翰并不完全愿意,但他还是照做了,毕竟他在这座宫殿里也实在无事可做。直到天上的星光变黯的时候,王子才让他去睡。于是约翰睡在了那张看来很软绵的床上,他觉得这没什么不妥,因为刚刚就是王子让他进来的。约翰想,如果王子根本用不着,那他的行为就不算僭越了。他只是去享受那些应当被享用的东西而已。因此当他的头贴在软枕上时,他觉得心安理得。

可直到约翰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感到另一个人开始爬进了被窝——约翰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那只可能是王子,而这个智慧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高的王子一如既往清楚他心中所想。

他在约翰的身后说:“这张床够大。”

这确是实话,这张床就算再让两﹑三个成年人睡上来也绰绰有余。

然而约翰想的不是这个。事实上他现在的脑子就像软枕里的棉絮一样缠成一团,他什么也想不成。约翰只是背着那个声音,一动也不动。但约翰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王子的身形一直在靠近,直到他伸出了手把约翰的手腕抓住,并贴在他耳边说:“别动。”

约翰因为那阵渗进耳里的气息而觉得一阵发热。他的身体紧绷着,随时准备从床上跳起来跟这个可怕的王子决斗一场。或许他早应该坚持——因为他觉得王子还是有可能吃了他,就在这张床上。

“你想做什么?”约翰压着声音问,发现自己的手半点也挣扎不了。

“我不过想记录一下。”

“记录什么?”

“心跳。人在什么时候心跳会变快,什么时候心跳会变慢,”王子说着放松了手,他的拇指在约翰的手腕上轻轻地磨沙着,那里流动着约翰年轻的生命,“你的心跳密密麻麻的,约翰。”

约翰为了自己的不安而感到可耻,接着他呼了口气,试着用平静的语气说:“这是为了造你的铁心脏?”

“是的。”

约翰想了想,想到他来王宫要找的人——或许这个可怜的王子并没有完全失去他的心。

“你是为了救无辜的『容器』吗?”约翰问。

王子沉默了许久,直到约翰原来急促的心跳开始慢了下来,他才又说道:“是为了自由,约翰。”

“谁束缚你了?”

“杰利斯……”

当然,那最令人闻之生畏的妖怪。

“以及魔女。”

约翰知道杰利斯,可是却不知道魔女,王城里流传的故事里可从没有魔女的份儿。这是因为那个为王子制造魔药的魔女一直一直被困在王城里的高塔中。

 

TBC

-----

下周去玩,下下周见vOuOv


评论(27)
热度(222)

© 眼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