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咨詢寫手。
人艱不拆。

Come and be my CLIENT.
DONT be bored.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5)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5

当天空变成淡薄的紫罗兰色时,王子终于回到了他的宫殿。

这时约翰正百无聊赖地打算着王子的“头骨收藏”,他看来已然闷得发慌,迫于无奈对本应害怕的事物产生兴趣。

刚踏进正殿的王子瞧着他的背影,语带嘲讽地说:“那是我吃剩的。”他在逗他,那大概是因为约翰感觉就像他小时候养过的一头小狗似的,虽然笨拙但却是从遥远的彼岸千里迢迢地送到他面前的。

约翰因为他的话转过了身,接着摇了摇头说:“哈德森太太总是祁求众神保佑你有好胃口。”他的胃口显然从来没有好到可以吞下一个活生生的人。

王子听到后撇了撇嘴道:“他们除了说闲话就没别的好做了。”语毕,他走向了一条长椅并躺了在上面。长椅上覆盖了柔软的织物以及软枕,躺在上面就像躺在云朵上一样。约翰知道,因为今天他花了半个下午在那。

接下来王子合上了眼皮就像睡着了一样,站在一旁的约翰犹豫着是否应该在这等他醒来,毕竟他有问题要问——关于那个“容器”。就在他踌躇之际外头传来了人声,几个仆人捧着覆着盖子的银色托盘走进来。他们低眉顺眼的,经过约翰身边时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这让约翰感觉自己就像这座宫殿里的一件摆设一样。他们把王子的晚餐布置好后不发一语便离开了。约翰不用看就知道今晚的主菜是牛肉,肉味里还夹杂了各式各样的的香料味儿。而另一只托盘上放了一盘切好的鲜果,当然还有葡萄酒。

约翰已经忘了上次吃到牛肉是什么时候了。平民只有在祭祀或者节日的时候才会吃牛肉,而穷人在这些时候也没有什么指望。让它们就这样放到凉掉显然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浪费。于是他走向了那总是被王子冷待的晚餐,然而在他碰到那些盘子时王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把那盘牛肉拿过来。”

约翰因为那个冷淡的声音翻了记白眼,低声地抱怨道:“不是睡着了吗……”

这时王子终于从躺椅上起了身,并回道:“我在思考。”

于是约翰只好捧着托盘走到王子的跟前。可是王子并没有伸手把那盘牛肉接过去,他只是就着约翰捧着的盘子拈起了一小片牛肉送进嘴里。被迫侍奉着的约翰不禁皱起了眉——他可不是来干这个的,他为什么不让那些仆人做这些事?

与此同时王子也皱着眉说道:“闭嘴。”

约翰因为他的指责而无辜地瞪大了双眼,“我什么都没说。”

可王子却不以为然地道:“你思考的声音太吵了。说出来还比较好,我知道你有问题。”

是的,那个容器——约翰应当问这个。这是国王的要求,他可没有拒绝的余地。再者,王子答应了每晚都会回答他一个问题。

“杰利斯——”王子一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告诉了你分辨『容器』的方法,那个方法是什么?”

一开始王子恍若未闻,他又从约翰的手上拿了第二片牛肉,“我只是想知道你的问题,却不一定要告诉你。”

约翰因为王子无理的话而生气了。可是他恼怒的表情与他托着盘子的毕直站姿毫不相配。

“尊贵的人,希望你还记得自己答应过——”

“你出去了。”王子在约翰说完前打断了他,“我说过你不可以离开这座宫殿。”

“那是国王。”约翰咬着牙道。

“那是我的规矩。”彷佛约翰的愤怒取悦了他似的,王子一边瞄了瞄约翰生气的脸,一边惬意地舔了舔手指上的肉汁。然后他又躺了下去,再次闭上眼。这次他把双手合什抵在嘴唇前,好像向约翰宣告他要思考了一样。

约翰看着他的样子掷下了一句:“棒极了﹗”然后转身离开。

可这时原来已经闭上眼的王子又睁开了眼,问:“你去哪里?”

“吹吹风﹗”约翰需要一些新鲜的风来缓和一下他的怒气,否则,他怕自己按捺不住又会向王子提出决斗的请求。

“你不可以离开这里。”王子的声音善意地提醒道。

幸好王子的宫殿足够大——约翰捧着那盘牛肉转过了身走向右侧殿,他总能在这儿找到个房间是看不到王子的脸的。

“你没有别的想问吗?”

“我违反了规矩。”

王子耸了耸肩,“我就是这里的规矩。我会回答的,如果你问的足够有趣。”

约翰再次瞪大了眼,他觉得这个王子简直是个疯子。于是他怒气冲冲地问:“你为什么不告诉国王?那可是为了找回你的心脏。”

“没有人能保证杰利斯说的是实话,或者他只是为了让愚蠢的国王把王城里的年轻人都开膛剖腹。这不是很有趣吗?一句话就足以让王城血流成河。”接着王子又命令道:“过来——”约翰听着顿了顿,把手上的盘子放了下来,再次走到他的面前,“坐下。不要让我抬头跟你说话。”于是约翰盘腿坐在了躺椅的前面。

“他们说你一眼就可以看穿别人。”约翰小声地说,因为他们的距离已经足够近,或者已然太近了。

“杰利斯是妖怪。”

“可是——”

“你确定要听麦克罗夫特的话吗?”王子问道。可约翰只希望他停止直呼国王的名字了。然而王子的问题还没完,“如果『容器』就是你要找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约翰的心脏因为王子的假想而惊恐地跳动,假如“她”就是藏着王子心脏的容器,那么——

“如果,”王子说着直起了身靠向约翰,“你就是容器,那你打算怎么办,约翰?”

王子说完,笑着向约翰的胸口伸出手指。

他感到约翰的心脏就在他的指尖下狂乱地跳动。

 

TBC

-----

卷卷王子展开了谈心(摸心)模式。

评论(29)
热度(231)

© 眼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