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咨詢寫手。
人艱不拆。

Come and be my CLIENT.
DONT be bored.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3)

//一千零一夜AU

//1 / 2


//3

约翰简直不敢相信,而王子亦然——他就这样毫无戒备地让那个拿着匕首要与他决斗的人在他怀里听他空荡荡的心口。王子没来由地渴望知道他的感想,尽管他知道那多半是蠢话,然而他发现约翰的愚蠢并没有冒犯他,至少这一晚没有。最后王子只好把这些反常归咎于断药太久,又或者之前已然用药过多。

接着,王子看着他胸前因为惊讶而一动不动的脑袋说:“现在你知道了。”

这时约翰终于缓慢地点了点头,他离开王子的怀里,脸上尽是不解与震惊。

过了一阵约翰终于问道:“所以……传言是真的?王子的心被妖怪杰利斯(Jealous)偷走了,在他还躺在摇篮的时候?”

“噢,千真万确。”

“是什么让你活下来的?”

王子笑了笑,因为约翰的好奇心——那是多么了不起的东西,那甚至盖过了他的恐惧,让他有惊人的勇气面对王子﹑死人甚至妖怪。他不禁好奇它到底有没有尽头。

“我说过他们送你来不是为了让你问问题的。”王子说着别开了脸,又回到长桌上检视那颗被剖开了的心。

“那告诉我是为了什么,还有之前的人——”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王子瞪着约翰又说道:“我能得到什么回报呢?”

约翰被王子说得一时语塞,因为他说得对,他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他。

可就在他踌躇之际,王子给出了条件,“你可以用你的自由来交换。你不可以离开这座寝宫,而我每晚会回答你一个问题。”

“这又是……?”

这时王子轻率地点了点头,说:“供我消遣,消磨时间。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他看了看约翰犹疑的脸,又道:“当然,你还是可以找我决斗。不过我已经证明了——你毫无胜算。”

王子说完后屋子里只剩下一片沉默。约翰看着他被摇曳火光照得忽明忽暗的脸,心里知道王子说得对极了,他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最终他咬着牙僵硬地点了下头。王子看着他屈服的样子愉悦地笑了起来,这感觉像是在驯服一种野生动物,且看牠什么时候会柔顺地伏在地上献上牠宝贵的犄角。

“你可以问一个问题,尽管你已经问得够多了。”王子说,似乎尝试向约翰抛出橄榄枝,同时手上开始摆弄其他古怪的金属器具。

然而他的善意没有安抚约翰多少,主要是因为约翰还在迷惑,他连真相的一角都摸不着。他不知道王子的大方是出于他稀罕的善意还是一场陷阱的前奏。不管如何,约翰知道他已成了王子的俎上之肉。

可是他没忘了自己为何而来。于是他向着王子的方向前行,在距离长桌几步的距离停下——如非必要,约翰不想再靠近那条长桌,幸好这座寝宫也足够大。

约翰站定,然后问:“那二十八个人现在在哪?” 

“就在这座皇宫里,至于确实的位置——我不知道也不关心。”

约翰因为王子的答案瞪大了眼。而王子看着约翰愤愤不平的样子心里不禁觉得可笑——他有一种讨人喜欢的可笑。

“好了。”王子没有发现他的声音不像平常一样冷漠,“我需要专心。你可以去睡觉﹑吃饭,随便你。”他说着,头也不抬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道拱门。

而约翰已经厌烦了盯着王子摆弄那颗心,于是他顺着他指引的方向穿过那道刻着浮雕的拱门——这里显然是王子的睡处,没有古怪的味道也显得整洁多了。约翰先走向放在屋子中央的大床,那对一个疲乏至极的人而言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在他触碰那些柔软的织物之前,他蹲下了身,确认床底下真的没有王子吃剩的人骨。接着他走向附近的矮桌,上面放着一只精致的托盘,承着一盘烤饼﹑一盘烧羊肉还有一壶酒。约翰还记得哈德森太太说过什么,那肯定是王子的晚餐。王子说过让他随便吃喝,想必他也不会心疼一顿晚餐。于是他就挨在床边,开始啃起了那些细嫩多汁的羊肉。然而约翰实在累透了,他边撑着他的眼皮,边嚼着那些滋味的肉块。等他睡着的时候,他的嘴边还沾着肉汁。

 

约翰醒来的时候满室都是洁净的阳光。他依旧躺在床边的地毯上,身体和被子缠在一起。他还记得昨晚挨在床边睡着了,却不知道被子怎么会在早上盖头盖脑地蒙在他身上。他动了动,想掀开身上的织物,但当他发现手上都是羊骚味儿的时候又不好意思去碰了。等他从毯子上起来后他发现昨晚那个精致的托盘被换上了新的,这次他看到一些新鲜的水果和面包。

王子大概也不想要这个,约翰想着,向软软的面包伸出手,这时一个声音向他打招呼了。

“下午好。”那是哈德森太太的声音。

约翰马上回应了她,这比起一起来就得应付王子好多了。同时她的问候提醒了约翰他睡了多长时间。这真是可怕。他怀疑那些食物被下了药。

接着哈德森太太走进屋子,用一种诧异的眼神审视约翰——她可没有在夏洛克的睡处见过其他人。但是约翰看来只是纯洁地睡了一觉(顺便吃了王子的晚餐),这一点她还是能看出来,毕竟她是有经验的。她回过头,把地上的被子检了起来整理,边动手边说:“我已经遣人去找你姐姐,并且告诉她你会永远爱她。回来的人说你姐姐大哭了一场,边哭边说你是个没有脑子的傻瓜。”

约翰听着不禁呢喃了一遍众神的名字,哈莉一定以为他葬身在王子腹中了。但是这不能怪哈德森太太,毕竟他确实没从王子的寝宫里出来。

哈德森太太瞧着约翰的样子又摇了摇头说:“你想的话尽管吃,夏洛克几乎不碰。”

但这时约翰的胃口已经因为哈莉而少了一大半,他问:“王子呢?”

哈德森太太耸了耸肩,“他总是不在,大概晚上才回来。”

约翰听着,从盘子里拿了个面包。如果他需要把那二十八个人从皇宫里翻出来,那他需要填饱他的肚子。

 

TBC

-----

王子:这有点可爱,养着。

约翰:OAO

评论(40)
热度(283)

© 眼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