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咨詢寫手。
人艱不拆。

Come and be my CLIENT.
DONT be bored.

【BBC Sherlock】嘿, 亲爱的 (HW ABO 清水) 臭小孩生日贺文

前言:香貓泥生日快乐。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ABO在这里就像蛋糕上的草莓一样, 纯点缀。又, 这是短篇, 当然的。
又、又贺文不会坑OuOb




SherlockHolmes有一个5岁的女儿。她的另一位父亲是John Watson, 当然。Sherlock一直以为他们的女儿是伦敦唯一一个不会让他感到厌烦的儿童——直到此刻。

才晚上9时Sherlock已经换了睡袍半靠在床上, 膝上放着笔电。他正打算整理他的实验记录。可他的女儿开始在旁边和她的青蛙公仔开绕舌演唱会。她最喜欢青蛙了。显然, 他女儿的品味随John。于是Sherlock知道了, 永远不要批评她的青蛙, 就像不要批评John的毛衣一样。啊, 对了, 演唱会主唱是一只头戴红色帽子、身穿蓝色大衣的帕丁顿熊。唯一一只Sherlock送她的公仔。

在演唱会持续了15分钟后, Sherlock皱了皱眉, “嘿, 亲爱的。”

女孩一边用枕头和被子加固演唱会场地一边“嗯?“了一声。

“你是时候睡了。”

“我睡不着。”

“是的, 因为你的演唱会玩太“嗨”了。现在把东西收好。”

女孩撅起了嘴, “噗”的一下倒在一只青蛀上头, “那你会给我讲故事吗?”

Sherlock认命地叹了口气, 把笔电放在一边打算去女儿的房间拿故事书,“哪本?” 

“不, 我房里的都看过了。”

“所以?”

“PaPa在讲他自己想的故事。”

上帝保佑他的博客写手!

“那是个怎样的故事?”

女孩伸手揽住了身边其中一只青蛙说, “那是一个关于水獭和刺猬的故事。牠们是一对好朋友。在森林里帮助其他小动物。”

Sherlock点了点头。

“那只水獭非常、非常聪明。而刺猬是士兵。牠们一起对付了很多坏人。”

Sherlock又点了点头。

“有一天, 一只坏浣熊出现了!牠做了很多坏事, 还迫水獭从瀑布上跳了下去!”

Sherlock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没有然后了…”因为讲故事的人不在了。女孩住了嘴, 手指开始扯青蛙头上的眼睛。

Sherlock咽了一下口水, “亲爱的, 那只水獭没事。牠会游泳。”

女孩松开了青蛙的眼睛, 瞪大了蓝色的圆眼盯着她的父亲, “真的吗, Daddy?”

“真的。”

“那, 你说后来水獭会回去找刺猬吗?”

“当然, 因为刺猬是牠最好的朋友。”

女孩点了点头, 贴在脸上的黑色卷发轻轻地抖了抖, “嗯, PaPa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你为什么会知道呢?”

Sherlock伸手把女儿翘起的头发拢在一旁, “因为PaPa跟我讲过这个故事了。”

女孩叹了一口气, 眼眶霎时就红了,  “我想PaPa了。”

感情丰富——Sherlock看着女儿的表情想。这一点当然也是随John。

“我也是, 亲爱的。”Sherlock俯下身, 连带John的那份, 亲了两下女孩的头发。

*****


早餐是一场恶梦。

Sherlock的女儿不喜欢吃早餐——这一点随他。虽然如此, 以往John总是有方法让她乖乖把早餐吃完。于是, Sherlock学着John尝试做了她喜欢吃的煎香饼, 并且在上面涂了一层蜜糖。

刚洗漱过的女孩和她的青蛙朋友坐在餐桌旁, 两个都对煎香饼兴趣缺缺的样子。女孩齐耳的卷发显得毛毛燥燥的, 因为Sherlock刚忙着煎饼, 忘了给她梳头了。

“PaPa会希望你吃早餐的。”Sherlock说着把盘子推向了她。

女孩把两条腿窝在椅子上, 她抱着被睡裙包着的小腿, 圆圆的下巴搁在滕上。“PaPa又不知道。”她边说边捏着青蛙的手把盘子推远了一点。

“他会知道。”Sherlock口气严肃地说。

“我—不—要—吃。”女孩故意拖着尾音说。

冷静。John。冷静。John。冷静。John。

Sherlock在心里重复了这两个词语好几遍后说, “亲爱的, 我们不要让PaPa失望好吗?”

“这和PaPa做的不一样!”女孩向着她的父亲大喊。

这一次, Sherlock没有说话。他拿起了盘子, 把煎饼倒进了垃圾桶。在垃圾桶发出了被关上的“啪哒”声后是尴尬的沉默。事实上Sherlock并没有生气, 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从来不是一个好榜样。可是女孩没有察觉他的想法。

“你生气了吗?”孩子软软的声音在Sherlock身后响起。

“没有, 亲爱的。”

女孩还是捏住青蛙的手拍了拍父亲的腿, “那你还爱我吗?”

“当然。”Sherlock弯下了腰, 亲了亲女孩柔软的头顶。

女孩释然地笑了, 回吻了父亲苍白的脸。


TBC


评论(7)
热度(87)

© 眼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