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咨詢寫手。
人艱不拆。

Come and be my CLIENT.
DONT be bored.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11)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等夏洛克亲够了,他才松开了约翰,这时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

约翰看着夏洛克的脸,认命似地叹了口气。

而夏洛克却砸了砸嘴说:“在你吃饭时亲你不是个好主意。”他现在一口牛肉味儿,这对装饰一个吻来说也许太腻了。

约翰听着他的话笑了,“我肯定牛肉不算最差的,有些香料——”

他还没说完夏洛克原来愉悦的脸色便沉了下来,他说:“我不是你第一个吻的人。”

约翰因为王子显而易见的嫉妒而别开了视线,但是他责难的眼神却穷追不舍。

“拜托。我不是小孩了,谁没有过,”王子瞪了约翰一眼,他立时反应了过来,“噢,你没有。众神啊,你是认真的,你完全没有——”

“闭嘴。”夏洛克命令道,紧接着他又急又快地补充:“我说过,那不是我的领域。”

约翰看着他生气的脸,觉得这个人神奇极了。他一时显得讳莫如深,一时又率直得吓人。他就像海岸那地的天气,时晴时雨,约翰一点儿都捉摸不着——上一刻看着要刮风了,下一刻它又现出绚烂的云彩。

“听着。”

“听着。”

他们同时说。

接着王子抢先道:“我得是最后一个。”

约翰在他面前翻了翻白眼。一如所料,夏洛克并没有觉得被冒犯。他并不很在乎这些——他在乎他那个铁心脏﹑对岸的大陆以及约翰﹒华生是否愿意跟他走。当然,他总有方法让他愿意,但他更想要约翰的心甘情愿。

“我们有更重要的事。在我们走之前,”夏洛克因为约翰终于承认“我们”而得意地笑着。“你得把那些人释放了。”

王子点了点头,“只要时候到了。”

“而我会帮忙准备你那趟伟大的冒险的。”约翰笃定地说。

这不是他人生做的第一个鲁莽的决定,但他相信这个决定对大部分人都有好处。约翰对待别人很谨慎,对待自己却冒冒失失的。这可能源于他那不可思议的﹑强大的自信心。不管其他人——安西娅或者麦克罗夫特把他看成是王子的宠物抑或盘子里的点心,约翰始终知道自己是谁。即使在战场上他也没有忘记过这一点。

可夏洛克并不知道这些,他正高兴着,他觉得自己长大后就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现在我们算是一伙了?”夏洛克问。

这时约翰又叹了口气,却笑着,“是的,是的。”

 

之后约翰回去完成他的晚餐,而夏洛克像之前一样只是待着。他看上去仍然很高兴,只是面色似乎比刚刚更苍白了点。

盘子里的牛肉已经放凉了,但约翰还是吃得有滋有味的。他边吃着,边瞧了瞧夏洛克的脸色两眼,问:“你还好吗?”

“你觉得我不好?”夏洛克抬起了眉。

“你的脸色白得像夏天的棉絮。”

“噢。”夏洛克勾起了嘴角,“我怎么会忘了你是一名医者,真是可靠。可我不是普通人。”

“好吧。”约翰回了一句。“毕竟我没有医治过没有心的人……你坚决不吃一点吗?”

“不。”夏洛克说。他一边用手支着头,一边打量约翰吃饭的样子,好像是一件有趣的事似的。过了一会,他才不紧不慢地道:“吃东西会减慢我的思考速度。我的血液是仰赖魔药流动起来的,我必须把能量用在有用的地方。”

“所以你还是需要进食?”约翰感觉自己突破了盲点。

“我吃得不多。”

“众神啊。你这个蠢蛋——”约翰喊着从他的位置上跳了起来,他端着盛着牛肉的盘子走向了夏洛克,说:“吃一点。”

可夏洛克只是皱着眉。

“你继续思考下去,得先把自己活活饿死。”

“不。”

“喂。”

约翰拿着盘子向他进一步走近,“你的脑子需要休息。”

“我真羡慕你。”夏洛克瞧着他,一脸不耐烦。

“我?”约翰瞪大了眼。

夏洛克点了点头,说:“是的。你的脑子,这么平静﹑直接又荒于使用。你不知道,我的脑子就像马车底下的轮子一样转个不停,而马夫还不要命似地抽打牠们。”

约翰听着他的话,一气之下把盘子砸了在桌子上。

“你不能因为我说实话而生气。”

夏洛克的声音又轻又快,约翰几乎听不仔细。

“你也不能用刻薄应付别人的关心。”

约翰气在头上,并没有把脸转过去。他等着夏洛克的反驳,可是夏洛克什么都没说。当他忍不住扭头看他的时候却看到夏洛克直直向后倒的身形。

“夏洛克﹗”约翰大喊,扑到他的身边。

然而约翰来不及接着夏洛克,幸好他身后铺着地毯。约翰把他从地上捞起来,他一边用手拍着夏洛克没有半点血色的脸颊,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众神保佑﹗夏洛克并没有全然晕过去,他悠悠转醒过来,但显然神不守舍。幸好他醒过来了,约翰可不知道对付一般人那套对他是否有用。而惊扰麦克罗夫特绝非夏洛克喜闻乐见的事。

“嘿……你感觉怎样?”约翰问的时候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冰凉。

“啊……”夏洛克在约翰怀里晃了晃脑袋回道:“不太坏。”

“也不怎么好。”约翰皱着眉。

“好吧,你说得对。”夏洛克扶着约翰的肩膀起身,“我应该吃点东西。”他说着把手伸向了盘子,然而约翰把他手拨开了。

“歇着点。”约翰说完开始把牛肉撕成一小条﹑一小条,“这是正常的吗?你以前试过吗?”

可夏洛克假装专心在啃牛条,并没有理他。

约翰撕了一座小山似的牛条后又给他倒了杯酒,“你得告诉我。我们坐在同一条船上,快是了。如果你时不时会晕倒我是不会让你站在甲板上的。”

他们沉默了好一阵,直到约翰以为夏洛克不会再理他了,他才说道:“这是停药的作用。”

“神啊,难道她真的一点魔药都不愿意给你了吗?”

夏洛克摇了摇头,“她在逐渐减少供药的次数,从三日一次到五日一次,然后是一周。她上次把药给我是十天前的事。她要我逐渐枯萎,她要我恐惧。然后要我求她嫁给我。”

约翰看着他瘦削的脸说:“无论如何,你要先吃点药。”

“我确实有些存货。”

“那你为什么——”

“听我说完,约翰。我需要储备,愈多愈好。就像你说的,到彼岸大陆得花上三个月,而这还是一个理想的预期。我不能死在海上,所以我得准备足够的存货捱过海上的旅程,还得在陆地上支撑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什么麦克罗夫特突然出此下策。”

“他察觉了?”

“他或许还没有完全察觉,只是以为我时间无多了,欧洛丝也是。但我们显然都留了一手。”夏洛克注意到约翰的脸色,又说道:“欧洛丝就是我的妹妹。”

可约翰却摇了摇头说:“不,我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也是你留的一手吗?”他问完立时就后悔了。

然而夏洛克却马上说:“你不是,约翰,不是。嘿,如果非得要用这个比喻的话,”他说着把额头贴上了约翰的,约翰的热度一阵一阵地傅到他的身上,“你是我的王。”

 

TBC

-----

这是我写过最霸道总裁的夏洛克 :)

评论(53)
热度(245)

© 眼睛 | Powered by LOFTER